校史春秋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校促会  校史春秋

三个秋季 三次接触

发布时间:2009-02-01作者:访问量:15

三个秋季      三次接触

( 68届)   王 小 强

    第一次接触——1965年秋季。当时我还是一个11岁的少年。我比别人提前1年念书,从“五年一贯制”的小学懵懵懂懂走进六中的校门。

   在一个少年心中,厦门六中的土地显得很宽阔。我们在莲花池畔上课,在开满灯笼花的草丛中嬉戏,在操场左侧的教室唱歌,在主席台右侧的画室“涂鸦”。每天下午的第四节是雷打不动的体锻时间,同学们像一群小鹿在操场上不知疲倦地追逐,踢着球,生活对我来说像一首无忧无虑的“青春之歌”。印象中最深刻的是主席台上的雷锋画像。无论我们站在操场的哪个位置,雷锋的目光总是微笑地注视着我。1965年的金秋时节,母校举行一年一度的校运会,赛场上龙腾虎跃的场面使我终生难忘。当时的校园处处洋溢着青春的气息,然而,谁也不知道一场史无前例的灾难在等待着我们。

第二次接触——1972年秋季。短短的7年时间,浓缩了人生太多太多的苦难与悲哀。经历了上山下乡的狂潮,经受了贫瘠土地上的磨练以及伤残返城,当时年仅18岁的我,已是一个疲惫不堪的伤残待业青年。艰难地度过了那段心理阴暗时期的痛苦之后,我从心底涌起了对知识的强烈的渴求:除了在家里自学初高中知识外,我最大的乐趣是回母校走走。这时的六中已走上培养文艺体育尖子生的办学道路。看到70年代同学们的矫捷不凡的身手,意气风发的精神面貌,我从心里羡慕也产生了苦涩心酸之感,当时复杂矛盾的心境是难以用笔墨形容的。

多年过去,结婚成家。我的妻子是当年六中文体尖子班的的学生,她向我讲述了学校的生活情况,这才弥补了我内心的缺憾。

第三次接触——1997年秋季。这时的六中已“一级达标”成为省内的名校,我也步入不惑之年。我们这一代人经历了求学、下乡、工作、下岗等各种遭遇、考验之后,竟然淡忘了与母校的联系。25年弹指一挥间,直到1997年,当时的我在市对外文化交流中心工作,担任外联部主任。我有幸参加承办“让孩子唱孩子的歌”歌舞比赛并负责各校的联系事宜。我最关心的还是母校,令人高兴的是六中负责这个工作的是老同学周平老师。经过预赛、比赛,紧张而又激烈的角逐较量,母校实力雄厚进入最后阶段,赢得亚军。

那时我每天在市歌舞团观看各校演出,看到六中的节目声情并茂,真为母校感到高兴,也为自己是六中校友感到自豪。

“爱心育花红,深情似曲浓”。我把锦旗上的两句诗献给母校的领导与老师,祝愿母校的事业如日中天,蒸蒸日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