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史春秋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校促会  校史春秋

我与《红蕾》校刊

发布时间:2009-02-01作者:访问量:10

我与《红蕾》校刊

 66届8班    陈 孟 荣

40年前的金秋,我作为新生跨进六中的校门。一切是那么陌生,一切又是那么新奇。操场主席台是一幅栩栩如生的雷锋画像以及毛主席的题词。当我恭敬地驻足看着,突然一个旧生从我面前跑过,边跑边喊:“校刊又出了,快去看!”我顺着他们的身影,不由自主地跟上去,来到一处人头攒动的地方,好不容易挤了进去,两个鲜红的 大字映入我的眼帘——“红蕾”。我的心顿时像被触电似的,一阵紧张,一阵激动。“红蕾”二字上方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——那样逼真,那样令人向往,那样纯洁而又充满生命力。我被深深吸引住了,久久不愿离去,直到上课铃响了才回过神来。

从此,我与“红蕾”结下不解之缘——我是这份集同学优秀作品,包括文学、美术、数理化知识于一体的刊物的忠实读者。那一篇篇形式多样、创意新颖的作品令我如痴如醉。我渴望着自己的作品也能在校刊上占一角之地——哪怕是一个段落、只言片语也好。从小学开始,我就对文学产生浓厚的兴趣。到了六中以后,我的作文水平在班级名列前茅,但要在校刊发表并非易事。因为“红蕾”有限的篇幅汇集了各年级的优秀作品,可谓难上加难。每次作文考试以后我都迫不及待奔往“红蕾”,希望奇迹出现。因为该刊物的文学作品往往从考卷的优秀作文筛选。一次次努力,一次次失望,并没有使我丧失信心,我的写作热情却更加迫切。上课时我专心致志地听老师对文学创作的讲析,放学后我往书店跑,查找有关资料,对照着习作。记得上初二时,我的处女作在“红蕾”发表,那时的心情莫提有多高兴啊!那是一篇记叙文——《中秋搏饼》。我一下把几个平时要好的同学集中到“红蕾”前,向大家介绍写作构思,与大家分享来之不易的欢乐。回家以后还一个劲地向父母炫耀自己。当晚,夜已深了,我却还难以入睡,写下一首至今仍难以忘怀的小诗:“月圆色正浓,家家喜洋洋;骰子声声里,争夺满堂红。”从此以后,我的文章一次又一次地在校刊发表,初三年时,我被推选为编委。现在想来,是“红蕾”为我提供写作天地,是“红蕾”给我取之不尽的源泉。40年过去了。在经历离开母校、上山下乡、回城工作、下岗待业以后,我对“红蕾”一往深情。

50年弹指一挥间。双莲池的校门不复存在,“红蕾”校刊也不复存在,但我心中的思念仍与日俱增。母校啊——永远的母校!如果有来生,我还是选择厦门六中!如果有来生,我还是选择六中校刊投稿!